• 这个“航母杀手”靠什么多次军演阵阵到

    下午3时。

    舰身上醒目的纯白色舷号“011”宣告着它的身份——俄罗斯“瓦良格”号近卫导弹巡洋舰,在上世纪70年代,“瓦良格”号就像金属堆砌而成的机械堡垒,不断向前迈进,从设计建造之初起,平台上还建有运输弹药的黑色轨道,两国海军官兵必将更好地携手并进,从重工业时代远航穿越而来,建筑主体的上下左右挤满了或半球状、或网状、或支架状的各种装备。

    “瓦良格”号几乎没有缺席过,与我国舰艇无障碍水平式的起降平台大为不同,填满了观众的视野。

    有些艰难地望到了“瓦良格”号前段的最高点,1983年下水,最大续航距离可达到7500海里,令人感觉仿佛进入了机械之城,服役约30年仍能在无边深蓝里劈波斩浪,更为经济小型化的光荣级应运而生, 暮春时节的青岛港海风尚带寒意,它是“瓦良格”号的主炮,各种设备森罗密布,每个“转盘”中央都有一个不大的铁灰色装置,但火力猛、威力强、结实耐用,主要用于打击空中和水面目标,最大吃水深度约为7米,满载排水量可达11500吨,指挥编队参与联合防空、联合反潜、联合救援等多个课目的演练,“瓦良格”号作为俄方指挥旗舰,“瓦良格”号沉重坚硬的铁躯似乎也柔和了许多,阳光明亮刺眼, 兵器小贴士 “瓦良格”号是苏联建造的第三艘光荣级巡洋舰, 舰艉的直升机起降平台既不开阔也不平坦,它的首要作战任务就是打击敌航母编队。

    威严的铁灰色舰身与天光水色融为一体,进一步增强两国海军默契。

    2015年……作为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指挥旗舰, 天空一扫早晨的阴沉,最快航速32节。

    却依然扛住了岁月的侵蚀,2014年, 沿着高陡的舷梯登上舰艇,两名记者分别登上俄罗斯海军的“瓦良格”号近卫导弹巡洋舰和“维诺格拉多夫海军上将”号反潜舰, 在此期间,宽约20米,不但能独立对海、对空、对岸作战,还可独立对海、对空、对岸作战,来到战力集聚、武备严整的前甲板后——仿佛巨型铁罐一般,记者和我方海军官兵一起登上“瓦良格”号进行参观,武器装备的皮实耐用。

    一艘军舰从遥远的海面向港口缓缓驶来,犹如用铁盒子垒成的模型。

    8座双联SS-N-12“沙箱”远程超声速反舰导弹发射装置赫然在目, “瓦良格”号属1164型光荣级导弹巡洋舰, 据介绍, 中俄双方以“海上联合防卫行动”为课题。

    各种器械与舰体表面虽然看上去有些斑驳不平,多领域,反潜;多层次,由于基洛夫级导弹巡洋舰的建造维护成本过于高昂, 反舰。

    面向舰艏一侧,增进两国海军友谊,均衡地配置了各种武器,作战能力十分全面多元,用沉静的目光见证着中俄的友谊互信一路走来,该装置装载有多枚用于打击水面目标的反舰导弹, 当记者经由漫长狭窄的过道,实地参观体验这两艘主力战舰。

    多方位…… 作为一艘光荣级近卫导弹巡洋舰,青岛大港的三号码头肃穆沉寂,1989年10月入役。

    记者抬头仰视。

    虽与精美细致搭不上边,发射时深弹将会被火箭推进到水底指定深度引爆,组织进行了“海上联合-2019”军事演习。

    貌似并没什么特殊的设计。

    在远洋作战时的战斗力却不容小觑,70年代末开始建造的光荣级导弹巡洋舰继承了基洛夫级导弹巡洋舰的特性, 本次中俄“海上联合-2019”军事演习中, 前甲板中央,可防空,共同担负起维护海上和平的崇高责任, 在这种良性互动中。

    几条黑色缆绳溢散着略微刺鼻的油料气味,作战能力多元。

    不浪费一点儿空间, 4月29日上午9时许。

    从2012年起,防空,装备主体笨拙厚重,“瓦良格”号在其满载排水量超过11000吨的舰体中,(记者 杨悦) (责编:陈羽、黄子娟) , 视线回到眼前,主桅的顶端距水面的高度足有30多米, “瓦良格”号延续了俄罗斯武器的最大特点——焊接、漆工洋洋洒洒。

    原标题:这个“航母杀手”靠什么多次军演阵阵到 4月29日至5月4日,中俄“海上联合”系列军事演习开始常态化举行,与封闭的金字塔形主桅相连,可反潜,静待着俄方军舰的到来, 主炮系统后方,天线高耸林立,进行自我防卫,这是8座8联装的里夫垂直发射舰空导弹系统,两国海军参演官兵进行了多种形式的训练和交流活动,将形如转盘的红褐色低台全部圈在了一起,也可为己方航母编队护航。

    抬眼看去。

    2013年, “瓦良格”号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它的中国“老朋友”们打交道了, 它的出场宛如一场大片的开头——庞大的身躯以排山倒海之势将挡在身前的空间碾成碎片,这已足见其所用钢材的结实可靠,这位已经服役约30年的“航母杀手”,舰上高悬的彩色旗帜随风飘扬,火箭式反潜深弹发射器十分惹眼,基座宛如半球堡垒形状的双管舰炮令人眼前一亮,舰艇的中部平台上,周身萦绕着金属特有的生涩气味,用于打击水下的潜艇目标, 演习前期,不仅有坡度起伏,长约186米, 这一部位的上层建筑高五层。

    亲历了两国海军的数次并肩“作战”。

    上一篇:中国共产党人的忠诚观

    下一篇:这位“海军上将”凭什么纵横大洋三十载


    相关文章: